Home > 无分类原创 > 大震,好走

大震,好走

来自湖北工业大学计算机官网上的王大震头像

2月26日早上,我在准备讲课前,收到来自同期读硕士的朋友HJY的微信消息:“王大震初六早上去世了。”我有点吃惊。有点是因为我知道他一直患重病(脑胶质瘤),知道可能随时有危险。吃惊是没想到这么快。想起两年前我还去和LX、WF一起找他聊天,那时看上去和之前差不多,不敢说挺健康,但起码表面没看出什么问题。我们还在一起吃了顿湖工南区的小炒,杯觥交错之间,仿佛又回到了当初一起打拼的日子。


​王大震是一个挺讲义气的朋友,有时有点小孩子的幼稚,为此也惹了一些麻烦事。既然人已经走了,这里也不是写传记,我还是回忆一些当时在一起的好日子,祝福他在地下能开心地长眠,无病无痛,有爱有乐,有朋友,有啤酒,有不出问题的吉普车。

时间点往前推倒大约2005年吧,具体真有点记不清(我缺乏某些文学青年的那种记事之细腻,尤其​是当时看奧罕·帕慕克的《我的名字叫红》,那种记忆之细腻让我着实惊叹)。说回来,2005年,我还在湖北工业大学当讲师(准确地说,还是初级职称助教),同时读着本校的免费研究生(04年公费入学,成绩排名第六。前八名不用付学费),每天讲着几乎万年不变的内容(总共讲过接近十门课),脑袋中一直有在2007年拿到硕士学位就离开学校的想法,只是去哪里做什么这些具体的计划一直混混沌沌,开心多半源自与学生的互动。特别是看着每一届的他们走出校门在社会上做得有声有色,我心里还有一丝羡慕。其实有些学生也在问我:“老师你什么时候离开学校?你不像是一个应该待在学校的人。”是啊,有年去深圳,和我表姐在餐厅吃饭,还收到一张纸条,原来我的学生也在深圳,也在同一间餐厅,他们纸条写着:“陈老师,你终于离开学校了。”其实那时还没离开呢。我自认为讲课我不算多么好,但作为老师,我还算是个好老师。

​嗯,2005年,王大震加盟湖工。我其实之前听过他的名字,知道他在北理工拿的博士,之后去了三星工作。他的硕士是在湖工拿的。我还八卦过他的硕士论文。说实话,论文东拼西凑,着实一般(后来知道他都把心思用到在外面写程序赚钱了,这挺好,也很正常),不过硕士论文当时能有几个是真正用心去写呢?我好奇的不是这个,是为什么这个在北京理工大学拿到博士学位,在三星工作得好好的人,为什么要来湖工呢?我探究了很久,他也没给过一个正儿八经的答案,现在我猜也许是为了一点点的理想吧。坚持做研究真的是需要有坚持和理想的。

​在大学里工作,如果想学到点真才实学,必须有个人能带着你,不管是带着你在学校里面混,还是在外面混。我从2001年工作不久就知道了得这么做,找了很久,一直未果,各种原因。你可以想象一个人在一个机构里却没有集体的那种孤独感,直到我遇到了王大震。我当时得知他加盟湖工,在还未见面时就很主动地和他介绍自己,之后见面主动打招呼,希望能成为他实验室的一员。也许是我的主动感动了他,也许是强龙也需要地头蛇的帮忙才能知道怎么处理复杂的人际关系。王大震的905实验室接纳了我,我与大震(他自称老王)、WF(我叫他大妈)、LGB(我叫她大爷)、LX(之后加入)、ZL(虽是研究生,但大家一起干活很默契)一起,形成了当时的研究小组。大家相处相当融洽,是我在湖工最开心的日子,直至我2007年离开湖工来香港读博士。补充说明一下:称呼大妈和大爷是因为他们的性别和性格刚好相反,男的磨磨唧唧,女的雷厉风行。

自从进了实验室,我就没有每天宅在自己的那个小平房里,而是每天去实验室。不论是不是去工作,因为我喜欢那里的感觉和氛围,除了总是萦绕在里面的烟味。因为大震和WF都是老烟枪,让他们放弃不可能,所以我只有逼着自己适应,最后也就对烟味免疫了……在实验室的那两年,我学到了不少东西,除了IT相关的技能(.NET编程、网络、水晶报表等),还学习了信息检索(Information Retrieval,IR)的一些基本知识。不敢说自己进步有多大,一点点的提高总是好事。他对于研究还是有兴趣的,不像我,自始至终对于研究都缺乏兴趣,但我的选择又都和研究有关,听来挺奇怪的吧。我其他博客文章解释过,这里就不累牍赘述了。我陪着他和团队一起申请各种基金的资助,过程是痛苦的,偶尔的获批对他是开心的。我一直觉得没意思,寻思着我的方向。

一起学习、研究、工作、聚餐、唱K,就这么到了2007年,我的硕士研究生也就​要接近尾声了。何去何从?我是肯定想离开学校的,但当时房贷对我压力也很大,如果没有好的机会和薪水,出去工作肯定是撑不下去的(虽然学校工资也不高,但刚出去一两年是很难同时赚够月供及生活费的)。刚好那时有个机会,感谢我的LJ表姐,帮我联系到了我的香港浸会大学的博士生导师Dr. Chu。我很努力地去套瓷,最终以全额奖学金(包括学费。不算学费,即生活费,当时能拿到接近一万港币)进了浸会大学计算机系读博士(我没托福和雅思成绩,用的是CET6)。全部的过程我都写在了两篇文章里:《我的浸会计算机申请PhD之路》和《博士流年》。其他的香港生活杂记在这个分类“香港/求学/工作”里有一些记载。

离开之前,我坚定地要脱离与学校的关系,说白了就是赔钱。这与我个人有关,大部分情况下我不喜欢有人事上的牵绊。简单地说就是怕麻烦。大震和同组的朋友全部都劝过我,毕业后还是回来,外面也就那样,精彩寂寞他们都尝过,所以回来学校继续工作挺好。我当时不相信,现在也不相信。当时只有一个人坚定地支持我,LX,我很感谢他,现在也与他保持着联系。其实不管有没有人支持,我直觉告诉我,我的判断基本上都是正确的,特别是在大方向上。现在的生活谈不上多么精彩,但比起湖工的生活还是变化很大。我还知道我教过的一些学生现在混得很不错。我可能很难超越他(她)们,不过我相信我将来还能做得比现在更好些。激情是事业成功的必备条件,我需要找到属于我的激情。

离开湖工去了浸会大学(HKBU),我和大震未断联系。​我在HKBU知道有位教授正在找博士后,研究课题和大震的也刚好相关,我就将这个消息告诉了他。整个过程貌似很顺利,他也在2008年1月过来HKBU,和我在同一层楼做研究。后来可能是与导师的沟通问题,他没有继续做下去,于同年8月回到了湖工。再之后联系得就少了。我知道他婚姻,感情上,身体上,包括学术上都有一些事情发生,​这些事情给他带来了不大不小的麻烦。也许是太多烦心事,也许是命运使然,他最终得了不治之症。这倒是我始料未及的。他的老婆是我当时97年入学的班主任,她的经历也是跌宕起伏。不知道大震的过世会给她的生活带来何种变化,这里祝福她接下来的生活一路顺心。

回顾过去多唏嘘。有人生有人死,有人乐有人悲,有人爱得瑟有人爱低调,有人爱社交有人喜独处,有人乐于折腾有人安于现状……不管如何,生活还是自己的,最关心自己的只有自己,一切还得往前看。

这篇文章断断续续写了几周,定有行文不流畅之处。
谨以此篇拙文记念与大震的那过去的在一起的开心的两三年。​祝你在地下一切开心。

王大震:湖北工业大学计算机学院副教授、硕士生导师。

个人履历:

2004年1月 北京理工大学计算机系工学博士学位。
​2004年1月-2005年8月 韩国三星数据系统北京有限公司工程师。
​2008年1月-2008年8月 香港浸会大学计算机科学系 博士后研究。
​2005年8月-今 湖北工业大学计算机学院教学工作。
​2006年11月-今 武汉大学信息管理学院在职博士后。

负责课题情况:

第41批中国博士后基金课题 ”数字信息语义检索研究”
​湖北省教育厅青年基金 ”智能化信息检索系统”
​教育部人文社科重点基地重大研究项目子课题:基于知识推理与学习的知识挖掘技术

研究兴趣:信息检索、数据挖掘、博弈论、拍卖理论

Email:newtele@gmail.com

(完)

文章内容来自新浪博客与微信公众帐号:【陈晓炜】

​- 微信公众号:「babyfacer80」
​- Email: 「michaelcxw@gmail.com」
​- 博客: 「http://blog.sina.com.cn/babyfacer

​陈晓炜乃本名,网名Babyfacer,微信平台是本人新浪博客的准同步平台,分享我对读书、工作、生活、旅游、摄影的点滴经历与想法。一切还在好奇地探索中……

Categories: 无分类原创
  1. No comments yet.
  1. No trackbacks yet.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