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无分类原创 > 纪念陈之藩

纪念陈之藩

2月25日,陈之藩先生在香港去世。时至今日,我才得知此事。一时间,无语凝噎。

先生说他“想用自己的血肉痛苦地与寂寞的砂石相摩,蚌的梦想是一团圆润的回映八荒的珠光。”
其实,先生自谦了。

陈之藩

陈之藩,1925年生,河北霸县人。高中毕业后入伍,可又想读书,于是考上西北工学院(即北洋大学)。电机系读到一半,想改读哲学,于是考上清华大学哲学系。与金岳霖见过一面后,打消主意,回到北洋完成学业。

1948年拿到电机系学士,毕业后找不到工作。当沈从文刚帮他在报社里找到份工作,随知他已经被派到台湾当工程师,修理马达,整天叫着无聊。虽然他手下管着二十多个姑娘,可姑娘们不会国语,他不会闽南语。加上高雄太热,姑娘们包得严实,等到结婚的时候才看到脸,漂亮得让他直后悔,为何当初没早点下手。

台湾国立编译馆自然科学组李书田是以前北洋大学院长,得知他的无聊,让他去帮忙当编审。随知得到人文科学组梁实秋的赏识。在梁实秋任馆长后,陈之藩薪水上调一倍。

之后去美国留学,胡适帮忙垫了两千四百美元的保证金,可他还缺路费。为此写了本物理教科书,筹到路费才得以成行。1957年拿到宾夕法尼亚大学硕士。之后担任教授,辗转各大高校讲学,文采四溢,声名远扬。1962年,胡适逝世,先生连写了九篇纪念胡适的文章,后集成《在春风里》。

1969年他获得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资助,可以获选到欧洲几个著名大学去访问,于是他接洽剑桥大学,可惜该年剑桥大学的唯一名额已选妥。先生不想到别的大 学,想想后,索性到剑桥大学念个博士好了。1970年获选英国电机工程学会院士,1971年获剑桥哲学博士。在那里,先生写下了《剑河倒影》。

1977年,先生任麻省理工学院客座科学家,同年任香港中文大学讲座教授,继高锟教授担任电子系系主任。

1985年任美国波士顿大学研究教授,1988年中风。
1993年在成功大学任客座教授十年,随后再赴香港任中文大学荣誉教授,2008年二度中风。
2012年2月25日,先生病逝于香港威尔斯医院,享年87岁。

———————————–

这么一位理工科的教授,电机论文及专著的数量及质量自不必说。
但我一个学计算机的,如何会与他产生交集?

是论文么?肯定不可能。我这个人连自己领域的论文都读得恶心,更别谈对我如天书般的电机学。

其实源自于他的散文。当时读不进去论文,便去图书馆瞎逛乱翻,觉着《剑河倒影》书名不错,抽来读读。
随知一发不可收拾,索性读完了他的《蔚蓝的天》、《旅美小简》、《在春风里》、《一星如月》……

随即对作者陈之藩有点好奇,八卦一下之后,于我,可以用“震惊”二字形容当时的感觉。

之前在《《我的学习经历》——杨振宁》一文中提到过他翻译的名句“一粒沙里有一个世界, 一朵花里有一个天堂,把无穷无尽握於手掌, 永恒宁非是刹那时光。”

这里将之前我个人做的读书摘记(未公开)转载于此,与各位共赏。
自知无甚文采,谨以此文纪念陈之藩先生。

———————————–

挂上电话,并未拉上窗帘,外面是万点晶莹;不是繁星在天,就是灯火在地。时与空已化为混沌,梦与醒渐分不开。

美国哲人:“人之常情,是在高山或海滨,在森林或沙漠里感到寂寞,而我,却在人声鼎沸的十字街头,感觉不可抑止的孤独。”

在热闹中感觉孤独,是这个时代的病。

人本来是渺小的东西,但他常常需要一种感觉:即感觉自己很伟大,这样才能活下去,如果真正感觉到自己是渺小的,是无助的,人的尊严一去,人的生活即枯萎了。

为轻舟激水的人生找一注脚,为西风落叶的时代找一归宿。

人生就是这一夜莺,从 黑暗中来,又到黑暗中去,中间经过的光明很短暂。

成功即是把某件事情做得告一段落。

能够欣赏钓,而不计较鱼,是会使一个人快乐,使一个团体健康,使一个社会成功的。

在永州的寂寞中,柳宗元写出他的清新游记;在江州的寂寞中,白居易唱出他的动听歌声;到了寂寞的异地印度,福斯特悟出的故事才洞彻人世的疏离;住在寂寞的 异国巴黎,屠格涅夫写出的说部才烘托出祖国的荒冷。我常常感觉寂寞也许是一个作者呕心沥血时所必有的环境,所必付的代价。

我想用自己的血肉痛苦哭地与寂寞的砂石相摩,蚌的梦想是一团圆润的回映八荒的珠光。

(评论罗素)清沏如水,在人类迷惑的丛林的一角,闪着一片幽光。

第五信:不客气说,这几十年的中国的大学教育有个大毛病, 就是太重视留学生,太不注意自己所培养的人才。似乎是未出过国的,都是饭桶;更似乎是凡出过国的都是能臣。这已不是留学生不留学生的问题,这实在是八股文的复活。正是《儒林外史》上所说的:“没有功名哪个给你官儿做。”

从政府到学校,天天在嚷没有人才,而人才就在面前。不是除了国才是人才,也不是出了国才会教书,才会作研究。不是没有人才,是没有识人才的眼睛;不是没有良马,而是一些根本未见过马的人自欺为伯乐而已。(1962年3月9日)

(写给胡适)我不肯随波逐浪,更不屑顺风耳呼。记得罗兰的名剧里有一句话「为什么要给我们生命?」坚定的回答是「为要征服它!」这个征服我的力量是先生的声音的赐与,是先生清明的心地与坚忍的笑容。虽这本书那么轻,但是多珍贵的馈予,我无法找到相值的礼物,献给先生。

(写给胡适)我工作正常,晚上用功加倍,沒有好的方針,只遵守著先生给我們的老实話,把自己尽量造成块材料。

———————————–

有兴趣的朋友还可看看这篇文章:
《陈之藩:秋水文章不染尘》 http://blog.qq.com/qzone/183046874/1330358105.htm

Categories: 无分类原创
  1. No comments yet.
  1. No trackbacks yet.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