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管理/咨询/经济 > 《社会学的想象》书摘–C. Wright Mills

《社会学的想象》书摘–C. Wright Mills

socialogical imagination

《社会学的想象》有史以来最畅销的社会学名著之一,也是米尔斯毕生功力绝学之所萃,也是邻近科学的入门读物。这本书很难归类:既不是纯粹的知识社会学,也 不是阶级或族群的相关著作,更不是社会心理学或政治评论;不过,这本书以批判美国社会学界的成果作为探讨主题,不仅应用到知识社会学观点,也以他自己在阶 级,族群和社会心理学方面的研究经验为例子,再加上他特有的分析批判能力,可以算是集其一生学术精华大成之作。

纵观米尔斯(C. Wright Mills)一生的著作,反应出他在《社会学的想象》一书中的基本论点:结合了个人的烦恼和社会议题,结合了个人小我生命与历史大我生命,提醒学商挂勾对学术界可能造成的损害,提醒学界要撇开枝节琐细的研究,强调流畅的文笔,强调对社会的关怀、批判和改造。注意,此书出版于1959年。虽然年代久远,可很多说法拿到现在仍然有很强的借鉴意义,可见作者前瞻力非同一般。

感谢CUHK的叶子同学的推介。我读的是由台湾巨流图书公司出版的版本(如上图)。
声明一下,书摘乃个人喜好,也许不能反映作者的写作结构与意图。阅读时请具备“社会学的想象”。

第一章 前景

对一般人来说,他们的眼界与能力,被框限在职业、家庭和邻里所构成的特写镜头内;在其他的情境里,他们形容行尸走肉,只能当个旁观者。而不管多么地模糊,人们愈是意识到那些超乎自身当下出境的野心和威胁,也愈会有被套牢的感觉。

和当今历史的步调比起来,人们以其珍视的价值去行动的能力一再瞠乎其后。而且,要选哪个价值呢?即使还没到恐慌的地步,人 们也常常会意识到,感觉与思考的旧方式已然瓦解,而新的开始确是扑朔迷离,简直就是面临了道德停滞。难怪,一般人觉得,他们难以适应那突然要去面对的大社 会;难怪,他们无法了解,这时代对他们自身生活有什么意义;难怪,为了保护自我,人们变成了道德冷感,只想自扫门前雪;难怪,人们老有种被套牢的感觉。

人们需要的不只是资讯——在这个“事实的年代”里,资讯往往掌控了人们的注意力,却淹没了他们吸收资讯的能力。人们需要的也不单是推理的技巧——尽管,为了获得这种技能,人们往往耗尽了他们有限的道德精力。

人们亟需的,以及他们自觉有需要的,乃是一种能够帮助他们运用资讯和发展理 智的能力,以使他们清晰扼要地了解这个世界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他们自己又将变成怎样的人。而我们要提倡的正是这种能力,这是记者、学术工作者、艺术家、一 般大众、科学家和编辑们都将希望拥有的一种心智特质,或许,可以称为“社会学的想象”(the sociological imagination)

个人的不安胶着在外显的烦恼上,而众人的冷漠则转化为对公共议题的关切。

任何一种社会研究,如果没能回归到传记问题、历史问题以及两者在社会之中的交集,就不可能完成它的学术之旅。

烦恼(troubles)——发生于个人的性格中,以及他与别人直接相关的范围之内。烦恼所关系到的,乃是个人的自我,以及他身历其境、亲身体会到的有限社会生活。
议题(issues)——所涉及的事情则超越了个人的局部环境与内心世界。议题所关系到的,乃是整体的历史社会——由许多的个人情境组织而成——的制度,以及不同情境交错互渗——以形成社会与历史生活的大结构——的方式。议题是公共事务:人们觉得某些大众珍惜的价值受到了威胁。

当人们觉得他们所珍惜的价值没有收到威胁,他们感到幸福(well-being)。 当他们确实感觉到所珍惜的价值受到了威胁,他们会有危机感(crisis)——或是一种个人烦恼,或是一种公众议题。如果一切珍惜的价值似乎都岌岌可危, 他们将陷入全面的恐慌(panic)。

假如人们既不知道珍惜什么价值也不觉得有威胁呢?那是一种漠然 (indifference)的经验。如果这种漠然蔓延到一切的价值,就变成了冷感(apathy)。最后假如人们不知珍惜什么价值却倍感威胁呢?那是不 安(uneasiness)的经验,也就是焦虑(anxiety),如果形成全面性的不安,就变成了一种致命的无名怪病。

我们处于一个不安与漠然的时代,但尚未形成明晰的现象让理性和感性有插头的余地。人 们时常是苦于暧昧的不安,而不是价值与威胁可以界定的烦恼。人们时常沮丧莫名,不知怎么地一切都不对劲了,而没有明显的议题。他们无法明确说出,是什么价 值受到了威胁,他们受到的是什么威胁;简言之,他们还不到可以做决定的地步。

当今社会科学家首要的政治与学术(在此两者是一体的)任务,是要理清当代不安与漠然的要素。

由于缺乏一个恰如其分的社会科学,批评家,小说家,剧作家与诗人一直是个人烦恼甚或公共议题的最主要描绘者,甚至是唯一的描绘者。艺术委实表现了这些感 受,这些题材经常也是艺术的重点——尽其可能地戏剧化与尖锐,但是,要纾解当今个人与社会的问题,我们需要有清晰的知识,这些却不是艺术所能提供的。人们 若要克服他们不安、漠然与不幸的泥沼,必须先将他们的感受整理成他们所面对的个人烦恼与公共议题等问题,可是,艺术不做这工作,也做不到。艺术家的确很少 做这方面的尝试。再者,严肃的艺术家本身就是麻烦重重,拥有社会学想象而生机盎然的社会科学,反倒可以提供艺术家一些智识上及文化上的协助,让他好过一 点。

第二章 巨型理论(Grand Theory)

每一个有自觉的思想家务必时时警觉——并从而能够去控制——他从事思考的抽象层次。能够在各种抽象层次之间穿梭往返,从容而不失清晰,这是有想象力与系统的思想家主要的特色。

第三章 抽象经验论

如果出了这两种高高在上而且并肩独立的社会研究(BBF注:巨型理论和抽象经验论)之外,我们一无所有,那么,我们的景况凄凉:从他们的实践上可以确认,我们学不到太多有关于人与社会的道理——前者落入形式的和阴郁的蒙昧,后者则沦为形式的与空洞的机巧。

第四章 务实性的类别

我们在定义士气时,必须同时考虑主观与客观的判准。主观上,士气应该是指心甘情愿地做手头上的工作,快快乐乐地,甚至要享受工作。客观上,士气应该是指有 效率地完成工作,在最短的时间,最少的金钱以及最少的麻烦之下完成最多的工作。因此,在一个现代的美国工厂内,士气是:工人由衷服从,并服从经理人的标 准,有效率地顺利完成手边工作。

第五章 官僚习气

附带一提,我不认识教学和写作是同一回事。一本书出版后就成为公共财产;作者对读者大众的唯一责任是尽可能把这本书写好,他自己就是最后的裁判。但一个教师的责任不止于此。在某种程度上,学生是被动的听众;而学生在相当程度上依赖教师,教师对学生而言是某种模范。一个教师的首要职责,是尽可能地向学生揭示,一颗自律的心智应该是什么样子。教学的艺术,不容忽视的绝大部分是清楚地、大声地自言自语。在一本书里,作者通常是要说服别人接受他的思考结晶;在课堂上,教师应该要展示人是如何思考的——同时显露,在思考顺畅时,感觉会有多么美好。因此,在我看来,教师应该将假定、事实、方法与判断一一表白清楚。他不应有所隐藏,而应娓娓道来,在他提出自己的看法之前,应该不厌其烦地反复说明一切可能的道德选择。若以这种方法来写作,可能会沉闷不堪,而极度不自然。因此,精彩的课堂讲演在印成书本后往往黯然失色。

如果社会科学不能自主,它就不是一个对公众负责的事业。研究工具一旦变得巨大而昂贵,往往就会被“征收”;因此,只有当社会学家,以某种集体的方式,完全 掌控他们的研究工具,这种风格的社会科学才可能自主。只要社会科学家仍必须依赖科层组织施舍工作,他就会丧失个人的自主性;只要社会科学仍是官僚事务,社 会科学就会丧失其社会及政治的自主性。我要强调“只要”二字。因为,我显然是在讨论某一种趋势,尽管这是主要的趋势,而绝非全貌。

第六章 科学的哲学

“方法”主要是关于,如何在对解答的可信度有某种程度的确定之下提出问题和解答。“理论”则首重于对所用字眼的斟酌,尤其是词汇的概括程度与逻辑关系。两者的首要目的在于澄清概念与简化程序,还有最重要的,解放社会学想象,而非限制。

做“方法”与“理论”的主人,是成为一个自省的思考者,一个随时工作,而且知道自己所作所为中的假设与含义的人。做“方法”与“理论”的奴隶,便是被带离了工作,带离了尝试,也就是说,带离了对世界动向的了解。如果对于如何执行艺能毫无洞见,研究的成功就不牢靠;如果对于让研究得出重要成果毫无决心,则任何方法都只是装腔作势。

证实(verification)必须能够理性地使别人信服,同时也说服自己。但是,要做到这点,我们必须遵守共同接受的规则,最重要的是,工作的进行必须要让其他人能够逐步核验。没有独一无二的一条路,但是总归必须:对细节高度的关心与照顾,凡事明晰,对所谓的事实抱着怀疑的太对并仔细查验,以及对于事实所可能具有的意义及其与其他事实和观念的相关性保持永不歇止的好奇心。这必须有次序与系统。

第七章 人类多样性

社会科学适当的研究对象是人类多样性(the human variety),包括人们过去、现在与未来所生活的一切社会世界。
人类多样性同时也包括个人的多样性;这些也是社会学想象必须掌握与了解的。

常听人说,完全百科全书派的人无一不是半瓶醋。我不知道是否真如此,就算果真如此,我们是否仍然可以至少有点百科全书派的素养?

真谛在于:要陈述并解决我们时代的任何重大问题,必须从这些学科跨系选择材料,概念和方法。社会科学家并不必为了充分熟悉某个领域的材料与观点,以便澄清 他所关心的问题,而去“精通这个领域”。应该根据“问题”来进行专殊化,而非盲从学院的专业化分界。而在我看来,这就是正在发生的事。

第八章 历史的用途

马克思所谓的“历史特殊性的原理”(principle of historical specificity),首先所指的是一条准则:要理解任何一个社会,必须落实到其所处的特定时期。

检验趋势可以是为了回答“我们将去向何处”的问题——这是社会科学家常见的研究目的。要回答这个问题,我们是要研究历史,而不是退缩到历史当中,我们要关 注当代趋势,而不“只是做记者”,我们要衡量这些趋势的未来走向,而不只是做“预言家”。所有这些工作都非常困难。我们必须记住,我们是在处理史料;这些 史料的变化极为快速;此外还有与之相抗的反面趋势。在刀锋般现在的瞬间,以及用以解释特定趋势对整个时代的意义的一般性之间,我们必须时时保持平衡。

历史特殊性原理不仅适用于社会科学,也适用于心理学。即使我们所拟研究的问题是人的内在生活中极私密的特征,最好的做法仍然是在特定历史脉络建构问题。

第九章 论理性与自由

举凡认为理性将促成进步的解放观、相信科学是一种纯粹的善、要求平民教育、相信平民教育对民主的政治意义——所有这些启蒙时代的理想,都建立在一个乐观的假定上:理性和自由之间有内在的关系。那 些尽力在形塑我们思考方式的思想家们,无不遵循这个假定。佛洛伊德作品的每一步转折与奥义之下都蕴藏着这个假定:要得到自由,个体必须在理智上觉醒,而治 疗正是要协助个体在生活过程中自由地发挥理性。马克思主义者作品的主线也是基于同一个假定:人,陷在生产的非理性无政府状况中,必须理性地觉醒他们在社会 中的位置;他们必须有“阶级意识”——对马克思主义者而言,这意味着,他们必须以理性行事,以边沁(Bentham)所阐明的任何意思而言。
现代的自由主义者和激进主义者,都一致相信,自由的个人可以理性地创造历史与个体生命史。

第四纪的意识形态表征……合理性的增长不一定能确保自由的增进。

科学技术及其理性在一个社会中占有中心地位,并不表示,这个社会的人将生活在理性中,不再有迷思、欺蒙和迷信。教育普及的结果可能是造就了技术白痴和国族偏狭心态——而非开明而独立的心智。历 史文化的大量分配,可能并不会提升文化感受力,反而使感性庸俗化——并取代了创造力。科层理性与科技的高度发展并不等于个体或社会知性的高度发展。你不能 由前者推论出后者。因为,社会的,科技的或科层的合理性并不等同于个体的理性意志与能力的总和。事实上,取得这种意志与能力的机会,往往会被这种合理性的 发展所扼杀。

社会的逐渐理性化,这种理性化与理性本身之间的矛盾,理性与自由之间的假设性和谐的崩溃——这些发展默默带来了眼前所浮现的一种“穿戴着”合理性(rationality)却无理性(reason)、逐渐自我合理化(self-rationalized)却渐感不安的人。

从个体的观点来看,世事似乎大多是操纵、管理以及盲目漂流的结果;权威通常不是外显 的;有权者通常觉得没有必要使权威外显、进而必须去合理化。这是原因之一,说明了何以平常人在感到烦恼或遭逢争议时,不能找到思考与行动的确切目标;他们 无法辨认是什么危害了他们所模糊认知的价值。

在甚嚣尘上的理性化趋势影响下,个体所能做到的只有“尽人事”。他的抱负与工作皆屈就于他的局势——那是一个找不到出口的局势。久而久之,他不再寻求出路:他适应。至于工作之余的生活时间,他拿来游戏、消费、“找乐子”。

这种已适应的人们,即使在这种环境下生活、工作、游戏了相当一段时间之后,也不必然会完全失去认知力。曼海姆在谈及所谓“自我的理性化”(self-rationalization)时,清楚地指出了这一点。自 我理性化所指涉的是,个体被镶嵌在理性的大型组织的局促环节内,会以某种方式系统性地规范他的冲动、他的抱负、他的生活方式以及他的思考模式,而严密地符 合“组织的规则和纪律”。…………随着合理性的增长,随着合理性部位、控制从个体转移到大规模组织上,一旦发展到极致,将摧毁大多数人的理性契机。到那个 时候,只剩下合理性,而不再有理性。这种合理性与自由并不相容,反而摧毁了自由。

自由并不只是有机会去做自己喜欢做的事;也不只是有机会在定型的可能方案中做抉择。自由,最重要的,乃是有机会建构抉择选项,争论其优劣——以及,接下来的选择的机会。

第十章 论政治

政治的品质相当仰赖政治参与者的知识品质。

一个人如果不创造历史,将渐渐沦为历史创造者的器具,萎缩成历史创造的对象。

无论他的认知范围多广,社会科学家通常是一个教授,而这个职业事实通常决定了他能做的事。
如果他关心自由化的——也就是说,解放的——教育,他的公共角色便有两个目标:他应该为“个体”做的是,将个人的烦恼与关心转化成社会议题以及理性所可以 面对的问题——换言之,他的目的在于协助个体成为自我教育的人,唯有如此,个体才能获得自由与理性。而他应该为社会做的是,对抗一切正在摧毁真实民众,正 在制造大众社会的力量——或以积极的目的来说,他的目标是协助建立并强化自我教育的民众。唯有如此,社会才能获得自由与理性。

社会科学家——作为任何一种解放教育家——的政治任务乃是不断地把个人烦恼转换成公共议题,并将公共议题转换成对各种个体的人性意义。他的任务乃是在他的 作品中——作为一个教育者,也在他的生活中——展示出这种社会学想象。而他的目标在于,教化他在公共场合中所看到的男男女女养成这种心智习惯。捍卫这些目 标,即是捍卫理性与个体性,并使其成为一个民主社会的主导价值。

我已试着指出,民主作为一种理想的意义。本质上,民主的意涵在于:那些深受认为决策影响的人,对于那个决策也有充分的发言权。因此,这也就意味着,这种决策背后的所有权力必须公开而具正当性,而决策者必须为决策公开负责。我认为,除非我所描述的那类民众与个体在这个社会中占有主导地位,否则这三点不可能实现。

如果我们采取第三种理性的角色,即自主的角色,我们便是试着在一个不完全民主的社会中从事民主的行动。我们在行动时假想我们正处于一个完全民主的社会中, 而当我们这么做时,我们乃是在试图消除“假想”这两个字。我们试图促使我们的社会更民主。我极力主张,我们作为社会科学家,唯有采取这种角色才有可能达成 这个目标。至少,我不知道还有其他方法可以使我们对建立一个民主政体有助益。

从苏俄世界缺少这些价值与机会,及其知识分子全都起而反抗的事实看来,我们应该了解这些条件的可贵。我们也应该知道,在那个世界里,许多知识分子饱受肉体的蹂躏,而在这个世界里,许多知识分子却在道德上自我蹂躏。

当今有许多人提出社会科学“不必出去拯救这个世界”的口号,企图规避我所讨论的这种棘手议题。这个口号有时候是谦卑学者的弃权生命;有时候是生性犬儒的专家对一切大关怀争议的不屑;有时候是年少梦想的幻灭;往往也是某些人的故作姿态,这些人企图剽窃所谓“科学家”(The Scientist)的声威,而想像自己是某种纯洁、不食人间烟火的英才。不过,这有时候也是审慎判断权力事实的结果。

由于这些事实,我不相信社会科学将“解救世界”,尽管我看不出“努力解救世界”有什么不对。我所谓的“解救世界”,在此指的是:避免战争,根据人类自由与 理性的理想来重新安排人类事务。以我对这方面的了解,使我不得不对未来的机会抱持相当悲观的看法。但是,即使这是我们目前的处境,我们仍然必须问:如果能 够凭借智识找到任何跳出时代危机的出路,那么陈述这种出路不正是社会科学家的工作吗?

附录 论学术艺师精神

最值得景仰的思想家不会把他们的研究与他们的生活分开来。

你必须在你的学术工作中,学着活用你的生活经验:持续检验并诠释你的生活经验。就这个意义而言,艺师精神(craftsmanship)是你自己的中心, 你亲身涉入你可能研究的每一项学术产品。……唯有如此,你才可望运用它来引导并检视你的反省,并在这个过程中,将自己造就成一个学术艺师 (intellectual craftsman)。但是如何才能做到?……用社会学家的口吻来说,我想就是:养成做笔记的习惯。许多富创造力的作家都做笔记;社会学家也必须如此才能有系统的反省。

在这种档案当中,如我所将描述的,包含了个人经验、专业活动、进行中的研究以及研究计划。在这种档案中,你作为一个学术艺师,必须把你的学术工作与你私人的经验结合在一起。

我渐渐相信,成熟工作者的一个典型特征乃是,在信任私人经验的同时,保持质疑的态度。这种暧昧的信任感,在任何学术探索中,乃是原创性所不可或缺的,而利用这个档案,你可以发展并辩护这种信任。

借着维持适切的档案并由此发展出自我反省的习惯,你学习如何保持你内心世 界的清醒。每当你强烈感受到某些事件或观念时,你必须努力不使它们流失,而应该记在你的档案中,并且,找出它们的含义,并且告诉自己,这些感受或想法是如 何愚蠢或如何可能加以利用。这个档案也有助于你建立书写的习惯。如果你每周不至少写作一次,你不可能“下笔如有神助”。在建构档案的同时,你可以练习成为 一个作家,并因此,如人们所说的,强化你的表达能力。保存档案,即是对经验加以控制。

…………这些工作都和做笔记有关。你会需要养成一个习惯,在阅读任何有价 值的书籍时做大量笔记——虽然,我必要说,当你读到烂书的时候,你可以引为殷鉴,让自己写出更好的作品。要把其他人的著作或自己的生活经验转译入学术领域 时,首先要给它一个形式。经常仅仅是为某项经验命名的同时,会促使你去解释它;仅仅从书中摘录笔记的同时,往往也会刺激你去省思。此外,做笔记当然非常有 助于你去理解书中的意思。

你的笔记,可能像我的一样,变成两种:阅读某些非常重要的书时,你会努力 抓住作者论证的结构,并记下笔记;但更常见的是,在几年的独立研究后,你会根据自己的兴趣或档案计划,着眼于特殊的主题或项目,只阅读书中的某些段落,而 不是整本书。因此,你的读书笔记不再忠实呈现一本书的全貌。你会使用这个特定的观念或事实,以便完成你自己的计划。

我相信,确实有特定的方式可以激发社会学想象:

  1. 在最具体的层次上,重新整理档案,如我所言,是激发社会学想象的方法之一。
  2. 对定义各种问题的字词怀抱着游戏的态度,这往往会解放你的想象力。
  3. 你所遇到许多的一般性观念,在你思考时,就会将它们会归为各种不同的类型。崭新的分类往往是丰富的发展之始。简言之,分类的技巧,以及接下去探索各种类型之条件与后果的能力,将自动成为你的程序。
  4. 借着考虑极端的状况——有时候你会获得最佳的洞察力思考你直接关心的事务的反面。
  5. 在做交叉分类时,为求单纯,你第一个工作是回答是或不是,这点推动你去思考极端的对立。……质化分析的技巧目标是要让你知道类型的适用范围。
  6. 无论你所关心的是什么问题,你会发现,以比较的方式掌握素材是有助益的。
  7. 最后一点,主要是关于如何完成一本书,而非如何释放想象力。不过,这两个问题经常是合一的:你安排与呈现资料的方式,总是会影响到你作品的内容。

写作同时也是至少要为自己赢得值得阅读的地位。

思考是一种追求秩序的奋斗,同时也追求充分的理解。你不应太快停止思考——否则你会遗漏你所应该知道的;你不能放任自己一直思考下去,否则你会爆炸。我想,正是这个两难,使得反省,特别是那些罕见的成功反省,成为人类能力所及的最狂热努力。

也许我最好以几段箴言和警句来总结我上面所说的:

  1. 做个好艺师:不要墨守任何僵化的程序。最重要的,利用机会发展及运用社会学想象。避免方法与技巧的崇拜。促使真诚的学术艺师重生,并自己努力成为这种艺师。……让你的心智独立地面对人与社会的问题。
  2. 避免染上拜占庭式的概念拆组怪癖,以及废话连篇的习性。敦促自己与别人简明扼要地陈述。只有当你确信能够扩大你的感性范围、所指涉现象的精确性与推理的深度时,才使用更精巧的术语。切勿以不知所云逃避批判社会的手段——以及逃避读者批判你的作品的手段。
  3. 制造你认为作品所必须的超历史(trans-historical)建构;也深挖掘次历史(sub-historical)的琐事。在能力所及之内制造非 常形式化的理论,并建立模型。仔细验证各种小事实及其关系,以及独特的大事件。但切勿陷入幻想:要持续将这些工作紧密地关联到历史现实的层次。别妄想别人 会在某时某地替你做这些事。以定义这个历史现实为己任;据此提出你的问题;在这个层次上努力解决这些问题,并解决这些问题所含括的议题与麻烦。
  4. 不要研究一个接着一个的小情境;研究组织了诸多情境的社会结构。
  5. 认清你的目标,乃是充分地并且比较地去理解世界史中曾有与现有的社会结构。
  6. 永远睁大眼睛注意人的形象——总称的人性观——这时你的作品中所假设与隐含的;以及历史的形象——你认为历史是如何被创造的。换句话说,不断想出并修正你 对历史、传记、传记与历史交切其中的社会结构等问题的看法。睁大眼睛助益个体性的多样性与划时代变迁的模式。运用你的所见和所想像,作为你研究人类多样性 的线索。
  7. 要知道,你承担并延续着古典的社会分析传统;因此试着不要把人理解成一个孤立碎片,或一个自给自足的可理解场域或系统。试着把男人和女人理解为历史与社会的行动者,而各种男人和女人乃是由各种人类社会所复杂地筛选与形塑出来的。
  8. 不要放任官方所拟定的公共议题以及私人所感受的烦恼去决定你要研究什么问题。最重要的,坚守你的道德与政治自主性,不要迁就官僚习气的不自由主义务实性, 或道德涣散的自由主义务实性。要知道,许多个人烦恼并非视为烦恼就可以解决的,而必须被理解为公共议题——以及创造历史的问题。要知道,要揭开公共议题的 人文意义,必须关联到个人烦恼——以及个人生活的问题。要知道,要适当地建构社会科学的问题,必须包括个人烦恼和公共议题、传记和历史,以及其间复杂的关 系。正是在那个领域内,个人得以生活,社会得以构成;唯有在那个领域之内,社会学想象才有机会去改善我们这个时代人类生活的品质。
Categories: 管理/咨询/经济
  1. No comments yet.
  1. No trackbacks yet.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